中古屋翻新

關於部落格
客廳傢俱
  • 1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忘使命 不忘戰友 扎根邊境的老軍墾白玉書

  天山網訊 (通訊員郝勝忠報道) 2014年8月6日,筆者跟隨十師北屯市的新聞記者一同走進一八六團的軍墾第一人——白玉書老人的家裡。這位八十七歲的老人,面光紅潤,身板硬朗,早早地站在門口迎接我們的到來,這位老人給筆者的第一印象是一個慈眉善目、和藹可親的老人,切切實實感受到軍人的那股子氣。有人說,白玉書老人一八六團軍墾的第一人,筆者有些疑惑,通過記者專場採訪之後,筆者才明白他為什麼是一八六團軍墾第一人。   故事不得不從1962年震驚中外的“伊塔事件”說起,那一年也是三年自然災害的最後一年,三年的糧食歉收,自然災害肆虐,加上中蘇關係惡化,為了防止邊境局勢惡化,兵團副政委張仲瀚率工作組火速趕往邊境地區,在阿勒泰地區的巴裡巴蓋召開緊急會議,傳達中央、自治區、兵團的指示精神,當時的農十師組建成立了兩個武裝民兵值班連,而白玉書老人就是其中一個值班連的連長。經過一個星期的訓練後,白玉書率領代號為001的民兵連快馬加鞭奔赴吉木乃邊境一線承擔起了屯墾戍邊的使命,在後來漫長的半個世紀里,白玉書從未有過離開兵團第十師一八六團的想法,直至今日老人依然留在一八六團。半個世紀里老人見證了一八六團從無到有,從小變大,從一窮二白到富民安居,從荒灘大漠到綠地遍佈,從手拿鐵鎬刨地到農業現代化,從地窩子小平房到家家住上小洋樓,這一切他都看在眼裡,經歷在身上,時至今日他不願離開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這裡還有他12個在世的戰友還在一八六團,儘管大多都已長埋地下,老軍墾去世以後墳頭朝西,墳尾向東,頭朝東、腳向西象徵著守衛著國土,連魂魄都會守衛可愛的土地,這些老軍墾們在世時守土保疆,經常勸導子孫繼續承擔起他們未完成的“屯墾戍邊”使命,一棒接一棒,證實了了“獻了終身,獻子孫,獻了子孫獻後代”諾言。   五十二年過去了,如今已是白髮蒼蒼的白玉書依然捨不得離不開這個他曾經戰鬥、生活、開墾、建設過的地方——兵團第十師一八六團。那天下午聽老人口述,原來兵團老乾所、十師老乾所曾多次來一八六團做老人的思想工作,因為老人是十師乃為數不多的在世老軍墾,上級黨委政府希望他得到更好的照料,他的兩個在烏魯木齊工作的子女多次勸說他,尤其是2007年老人突發腦梗後,兵師團黨委派人又去做老人的思想工作,受了驚嚇的兒女們再也不願意讓他獃在醫團場“受罪”了,給老人安排好了房子,一切都準備妥當,然而老人卻撂給兒女一句話:“只要我有一口氣在,你們就甭想打我的主意,不管你們怎麼說,我肯定不會去。”當上級部門和他的兒女們問他留下的原因時,他這樣答覆:團場是我的家,這裡還有十二個和我一起來兄弟在世,他們不走,我就不走,他們在,我為啥要走,哥哥把弟弟帶來了,最後自己享福去了,怎能說得過去嗎鑾葉狡攏ㄒ話肆帕沂苛暝埃┑男值芑乖詰叵驢醋盼夷匚也蛔擼蹦甑男值芎臀彞菜潰餐匚雷瘧呔誠擼裉炷忝僑唇形依肟椅蘼廴綰尾淮鷯Γ宜懶艘退竊嵩諞黃稹V賴賾猩撓鎇裕玫筆痹誄〉娜誦牧檎鷙場�     白玉書1927年出生在東北遼寧省一個農民家庭,八歲的時候給地主當長工,剛開始給地主喂馬,14歲地主逼迫他犁地,更有甚者他經常睡在馬廄子裡邊,被地主打罵是家常便飯,1946年中國共產領導的人民解放軍向國民黨反動派發起了戰略大反攻,遼沈戰役打響,白玉書毅然決然加入了人民解放軍,打仗中衝鋒號在哪,白玉書就往那沖,很快1947年白玉書被髮展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48年白玉書出關參加平津戰役,1949年5月隨軍南下剿匪,1951年被任命為勞改隊中隊長從湖南押解勞改犯由衡陽轉到長沙一路向西來到咸陽,到達咸陽後由於當時隴海蘭新線受破壞,無法前行,白玉書和他的戰友只能坐汽車,車廂前面放幾個裝汽油的大油桶,帶隊幹部和武裝看押的戰士就坐在油桶上,押運著一千餘名犯人一路顛簸正月出發直到五月初才到達目的地阿勒泰 。     1954年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成立,白玉書老人被分配到農業建設二十八團(現十師一八一團)。在二十八團的八年時間里白玉書和戰友們起早貪黑修渠犁地, 給他印象最深的時,那時農業缺水,只能將額爾齊斯河的水引到巴裡巴蓋墾區,那時候沒有挖掘機全人力,他們一年四季都在工地上,他們為了早日開渠引水,穿著橡膠防水鞋在水裡泡著,最厲害的時候,凍得腳沒有了知覺,但還是熱情高漲,覺得為國家做貢獻心裡美滋滋的。     1962年“伊塔事件”發生後,白玉書帶領民兵值班一連頂著七八級的大風從一八一團三營出發,趕到布爾津縣城天已經大黑,為了保證行動的保密性,汽車不開燈,摸著黑駛進吉木乃縣城。白玉書迅速設6個值勤點,對邊境一線進行嚴密防控。在那些特殊日子,戰士們白天休息,夜晚潛伏在界河邊,防止敵人內外勾結,偷越國境,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情景仍然記得很清,雖然累,但覺得值,白玉書老人不緊不慢地向記者說道。     為瞭解決戰士們的吃飯和穿衣問題,白玉書和戰友們在界河(註:烏勒坤昆烏拉斯圖河)邊掄起坎土曼,甩開膀子將沙土荒漠變為綠洲,種包穀小麥,解決了戰士的吃飯問題的同時會給地方無償提供糧食。1969年珍寶島戰役打響,大戰一觸即發,上級黨委動員屯墾戰士家屬全員戰略後撤,當記者問起他,在當時的情況修下為什麼不把自己的四個孩子送回老家避一避呢老人抿抿嘴語氣堅定說,那時候全國上下都緊張,送回老家不一定比得上這裡安全,加上我是一個軍人,又是領導乾鉑如果我把孩子都送回老家,其他戰友會怎麼想,這樣不利於我們凝聚士氣呀!反正我堅決不送孩子走,其他戰友也沒有,沒有倒好,沒過多久形勢緩和過來,戰友們都象他豎起大拇指,老白還是你考慮周全啊!”     1978年白玉書作為副團長親自主導在一八六團建立了第一個糧油加工廠,解決和豐富了職工的物質生活,改變了一八六團馬拉和人推磨臧糧食的歷史。他在改革開放初率先推動土地承包制,當時為了增產增收,他號召職工冬季運肥,聽老年職工講,冬季運難度大,但是效果好。因為冬季將農家肥拉到地里在來年春天的時候,被白雪覆蓋的肥料重見天日,而且雪水與肥料融合在一起可以增加土地的肥力。但是當時條件不好,拖拉機普及率也不高,農閑季節職工在白玉書的倡導下,機器和人力並用,在冰天雪地里留下一個個肥料包,連續幾年一八六團職工年年豐收。白玉書在農田和水利人才的引進工作方面也下了較大的心血,為一八六團農田水利現代化作出貢獻。     1982年十二大召開,這一年黨章明確提出了建設“四化”乾鉑那時的白玉書年過半百,經歷了特殊年代的艱苦歲月,他本想在崗位上為團場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他還是主動提出從副團長職位退下來,老人說:“作為一名老乾鉑我堅決服從中央十二大精神,按照兵、師、團的安排,讓年輕幹部上儘快上來開展工作,這樣我們團場後繼建設人才就不會斷。”他一退休,感覺自己還有用武之地,自己還想為趁著自己“年輕”,為團場建設發揮餘熱,恰好那時候中央提倡建立顧問委員會,白玉書就是一八六團顧委會的一員,從82年至2007年,離位不離崗,始終發揮一個老兵的職責,他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帶領老幹部為團場建設建言獻策。     從1997年開始,老人在古稀之年親自擔起一八六團 “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 的工作。2003年一八六團黨委任命這位離休不離崗的老人為一八六團關工委主任。在任命的時候,不免有人冷嘲熱諷,說他“官癮大”或是“假積極 ”等但他不為外界的聲音所干擾,一門心思用在教育下一代上,老人親自擔任主講老師,給國門學校的學生講革命創業史、兵團奮鬥史、團場發展史等歷史故事引起了學校學生的極大興趣,據統計,老人共為學生做專場報告60餘次,近2000餘名學生接受了愛國主義、集體主義、兵團精神的感染和熏陶。直至2007年,老人不幸突發腦宮才真正退出了崗位。也是在當年,老人被全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和中央精神文明辦公聯合表彰為先進個人,被農十師評為“十師驕傲、四德標兵”年度人物。     結束採訪時,老人不忘對共和國六十五華誕和兵團成立六十周年寄出了自己的祝福。     手記:     六十年滄桑巨變、六十年風雨兼程,白玉書以自己的說和做踐行了一個老兵的職責和使命,六十年齊心協力、手足情深,不忘當年的誓言,同生共死,扎根邊境,深為老兵的精神所折服。一個耄耋之年的老人,有好的待遇、好的生活環境不去享受,而是繼續扎根在邊境一線,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精神偉大詩人艾青曾說過: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的深沉。白玉書亦是如此,多年扎根一線,對這邊境這片土裡熟稔在心,愛的不離不棄。筆者幾次盤問白玉書老人,為啥不離開老人不停地重覆一句話:這裡挺好的,有戰友在,離開乾啥去。白玉書一個對戍邊信念矢志不渝的老軍墾,一個仗義重情的老軍墾,一個將個人幸福安康置之度外的老乾鉑採訪過程中87歲高齡的老人足足接受一個半小時的專訪,口齒伶俐,從未打卡,讓在場的記者佩服不已。白玉書是一個時代的縮影,老軍墾逐漸會成為一個歷史名詞,但是老軍墾顧大局識大體、吃苦耐勞、艱苦創業、無私奉獻、扎根邊疆毫無怨言的精神財富永遠留給了兵團事業的後繼者們。六十甲子獻重禮,向老軍墾們致上最崇敬的問候,您們辛苦了!  (原標題:不忘使命 不忘戰友 扎根邊境的老軍墾白玉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